中国第一兰花网

现在是:

中国第一兰花网欢迎您的惠顾!请您选购天然兰苑的兰花!




R图片新闻

R推荐新闻

RGOOGLE全球搜索

一蕊一天地 - 一蕊一天地 - 无锡,艺兰发源地
无锡,艺兰发源地
 
一蕊一天地  加入时间:2013-01-29 10:26:41  admin   点击:2395

    非遗“艺兰”的普世价值 
   
    市政府日前公布了第二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和第一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扩展项目名录。由无锡广电集团、市政园林管理局和市公园(景区)管理中心联合申报的“艺兰”,正式成为市级民俗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说起“兰花”,始终是与天价脱不开干系的,大凡哪有个兰博会,天价兰花就会成为媒体追逐的焦点。然而,在兰友眼里,兰花的价值远不是一个简单的数字可以诠释的,兰花所蕴藏的人文底蕴才是它的终极价值所在。 

    无锡,艺兰发源地  
  
    “艺兰”与无锡的渊源,若非圈内人,大抵是不了解的。这里也免不了花些笔墨略解一二。

    无锡“艺兰”是无锡地区民众在长期的养兰史中形成的有关写兰、用兰等方面的理论与习俗。有的以文字的形式记录下来,有的以民间谚语形式世代相传。无锡“艺兰”活动范围起初主要集中在江苏省无锡市及下辖的宜兴等邻近地区,而后逐渐流传影响到其他省市,在近300年里和浙江绍兴一起形成了具有系统学说的“江浙春蕙兰兰艺”,代表了中国兰艺的主流风格。 
     
    古谱有载,早在元代无锡民间就有“斗兰”习俗,从清乾隆时期开始,“斗兰”发展成“摆花会”,每年三月和四月,都要举办一两次大型“摆花会”。
     
    无锡宜兴,境内铜官山和太华山盛产兰蕙,素有“兴兰之乡”的美誉。明代王世懋所撰《学圃杂疏》、文震享的《长物志》、兰蕙专著《兴兰谱略》等书都对无锡艺兰习俗有所记载。 
     
    清后期至民国时期,虽时局混乱,然而这一时期,无锡地区却是艺兰名家辈出,兰蕙新品不断涌现,成就了无锡艺兰史上又一个巅峰期。当时无锡本埠报纸,时常会有关于兰花的报道,特别是《锡报》还专门开设了“艺兰专刊”,定期报道兰情,刊出内容涵盖了品种鉴赏、种养技艺、艺兰故事、兰花新闻、兰花文化等诸多方面。  
     
    杨大笙、杨干卿、荣文卿、蒋东孚、张揆伯、沈渊如、蒋瑾怀这些艺兰名家不要说是在江、浙、沪一带享有盛名,就是在中国兰史上也是浓墨重彩的一笔。  
     
    如果说,艺兰在无锡的悠久,是厚重的历史背景所赋予的。那么,在时代发展的背景之下,无锡的艺兰事业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形象呢。
     
    滚滚市场经济之下,兰花也难免被炒作。2000年至2006年,各地炒作兰花到了极致,“一片叶子一辆车,一盆兰花一幢别墅”,绝非神话。而此时的无锡兰友,鲜有加入炒作大军之人。这让那些找上门来的外地兰花买卖人很是郁闷:“这无锡人奇了怪了,问他买兰花他不卖,要他买兰花他不买。”无锡人就一个回答,“兰花是用来爱的,不是用来卖的。”
     
    2006年后,兰花品种价格飙升的假象肥皂泡般破灭之后,当初那些郁闷之人唯有竖起大拇指——无锡人才是真正的爱兰人。 
     
    无锡兰家陈耀明是无锡兰圈内唯一公开买卖兰花的人,但他也有个“三不卖”的规矩:说不出花名的不卖,不知道价格的不卖,屡种屡死的不卖。陈耀明觉得,虽然种植兰花确实能带来较高的收益,但它不是一个急功近利的产业,如果只为挣钱而去种兰,那是对兰花的亵渎。种兰必先爱兰,这是艺兰者应有的品性。 
     
    兰圈内有句行话,“无锡是兰友心目中的朝拜之地”。此话的份量可见一斑。 
     
    兰之高洁,清华其外,淡泊其中,不作媚世之态。也就是这个道理了。 

    艺兰,山草之普世
    
    “一次,我有个朋友到浙江一户山里人家买兰草。当时,那户人家有株兰草在一次展览会上展出过,别人告诉他那是一颗好苗,他没等展会结束就抱回家了。我朋友寻到他家,提出要买那颗兰草。这户人家对兰花行情并不了解,只是别人告诉他,别买家一开价就答应。结果,他朋友把价钱一路开到了58万,这户人家还是没是松口。这时,朋友就叫司机把30万元现金摆到了这户人家的桌上,说另一半明天到银行打给他们。夫妻俩一看都傻眼了,他们这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马上点头答应了。第二天一早,夫妻俩如约来到镇上的银行,两人眼晴都肿了。一问才知道,他们怕钱给别人偷了,竟然一夜未睡。”这是此次“艺兰”申报市级非遗者之一,中国兰花学会常务理事叶军然讲述的一个真实故事。
   
    关于天价兰花的问题,或许是被问得多了,叶军然不太愿意触及这个话题。但兰花的市场炒作是一个无法掩饰的现状,在很大程度上,云南、四川、广东的一些国内大型兰花交易平台成就了每年兰市的高调与喧嚣。这大概也是一个不容回避的事实,当一种文化被迫沦为一个功利目的的道具时,悲哀在所难免。

   兰花商品化的生产方式导致了“艺兰”习俗正在被现代化生活所湮没。流传民间的兰花诗词、书画、古籍、民间故事、神话传说和栽培技艺等,由于缺乏有计划的保护,正在逐渐远离民众的现实生活,若不及时抢救,这一文化遗产将会佚失。于是,“艺兰”也像昆曲、古琴一样,需要守护,需要传承。叶军然说:“抢救性的保护是一方面。申遗的过程能把大众的目光吸引过来,申遗成功后一系列的推广普及能让大众更进一步了解艺兰。这才是我们为艺兰申遗的初衷。”
   
    “艺兰”在众多的申遗项目中,申遗过程显得有些另类。它是由兰友在圈内选出江苏、浙江和上海两省一市先各自向当地政府申报,之后再向省里申报,最后三地联合向国家申报。
   
    “兰花,它不是有钱人的玩物。现在很多年轻人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艺兰,这让他们怎么去喜欢兰花,怎么去传承兰文化呢?”
   
    功利二字摆在眼前,能拿捏得住的可是不多。叶军然自言,是个与兰有缘之人:“我接触兰花时间并不长,圈里的老前辈也都还是挺喜欢我的。要是我是个兰花生意人,他们也不待见我了。”叶军然几乎所有的业余时间都扑在了艺兰上。
   
    如今,艺兰正式成为我市民俗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无锡准备建个艺兰博物馆,免费向市民开放。在不久的将来,在艺兰博物馆,你不但能够欣赏到清幽的兰花,还可以看到原汁原味的“斗兰摆花会”。
   
    叶军然希望接下来把兰花带进社区,让阿姨婆婆们学会养兰花;他想把兰花放进课本,让孩子们认识兰花。 
   
    艺兰,草之普世。这才是艺兰申遗的价值所在。

    手中无兰  心中有兰 
   
    虽说是个超级兰友,可叶军然家里不像我们想像的那样有许多兰花。仅有的那几盆兰花还是圈中兰友相赠,不过都是兰中“曾爷爷辈”的。让“曾爷爷老来得子”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只有行家里手才有这个本事。 
   
    整个采访过程中,叶军然无时无刻不在说兰。我等虽不是圈中人,听来也觉十分的有趣,也十分羡慕他的眼福。比如他就看到了“连老婆都不能看的名品兰花”。  
   
    这传统意义上的春兰、蕙兰吧,和人一样,需得怀胎十月方会开花。花开了,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谢了的,花期能有一个月左右。 
   
    还有什么“春三蕙四”、“干兰湿菊”、“七寸赏兰”,光是兰花的香揶,叶军然就能洋洋洒洒说上半天。“兰花的香气十分的独特,时有时无。世界上至今没有研究清楚,兰花的香气是从哪里散发出来的。” 
   
    兰友西风是一位青年雕塑家,自打爱上兰花,便用蝇头小楷写起了“兰花日记”,足足写了有几大本,详尽记录了兰花在生长过种中的细微变化和心路历程。 
   
    兰友之间,交情极好的,相互之间会转让兰花。“让的人愁眉苦脸,收的人喜笑颜开,就像嫁女儿一样,要挑门当户对的。无锡有位兰友转让过后,几日几夜睡不好觉,三天两头跑到人家去看,有没有亏待他的兰花。像这样的例子,圈里真是太多了。”即便是修炼到闭着眼睛随手一摸就能随口说出兰花品种的级别,叶军然仍笑称自己是个门外汉:“刚学的时候,以为自己很懂了,结果越钻进去,发现要学的东西越多。”

  临了,忍不住问叶军然,玩兰的最高境界是什么?他说:手中无兰,心中有兰。

 


上一条:才女薛涛与兰花
下一条:汤林增:清风雅韵入眼来

没有相关信息




依扬设计

版权所有:中国第一兰花网  客服QQ: 925026466

Copyright (c) 2008-2015 中国第一兰花网金央工作室 闽ICP备07001657号